• UW内衣服饰
  • UW内衣经销商
《UW内衣服饰》, 《UW内衣经销商》合刊于2014年1月。 聚时尚, 国际化内衣品牌。 内衣行业管理, 营销, 陈列, 导购,促销等实践于一体。 我要订阅
《UW内衣经销商》, 《UW内衣服饰》合刊于2014年1月。 聚时尚, 国际化内衣品牌。 内衣行业管理, 营销, 陈列, 导购,促销等实践于一体。 我要订阅

内衣学院

|
您现在的位置:国际内衣网 > 内衣学院 > 内衣学院 > 营销 > 案例分析 > 正文
17亿库存会否压垮中国版ZARA?拉夏贝尔粗放扩张能否玩到底 
发布时间:2017-06-10   编辑:aibaby   来源:斑马消费
更多

  上市筹资、疯狂开店,缺钱了再融资再开店……中国的女装企业拉夏贝尔似乎想把这种“逆天”的企业发展模式一直玩下去。

  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确实让拉夏贝尔短时间内把企业规模迅速做大,可一直高企的成本,公司利润反而有明显的下降趋势。

  最近,上海拉夏贝尔服饰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拉夏贝尔”)欲将在港股的一套粗放扩张模式复制到A股市场。

  拉夏贝尔(06116.HK)急于登陆A股,源于港股较高的融资成本,想通过A股凑到便宜的资金再开店。

  不仅疯狂开店,拉夏贝尔还不断扩充品牌,似要将男女老幼服装一网打尽。

  疯狂,会带来短时间内的美好,一直畸高的库存,则是这家公司发展模式留下的严重后遗症。

  业内人士分析,如若管理不善,库存会成为压垮拉夏贝尔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拉夏贝尔被称为“中国的ZARA”,这一定是拉夏贝尔的奋斗目标,但前提是要能撑到目标实现的那一天。

  疯狂开店,陷入增收不赠利怪圈

  很多中国的服饰企业都将ZARA奉为行业“大神”,想极力复制ZARA模式。其中,就包括美邦服饰(002269.SZ)的周成建。

结果呢?美邦服饰上市之后疯狂开店,高库存让资深裁缝周成建也无力回天,让公司陷入巨亏。女儿胡佳佳临危受命接手公司之后,更想做的是回归。

与周成建不同,拉夏贝尔创始人邢加兴不是裁缝出身,一开始就是卖服装的。尽管已有美邦的前车之鉴,邢加兴似乎仍对自己的市场打法充满自信。

  但反映在公司财报的数据,很难让投资者像邢加兴一样有信心。

  截止2016年底,拉夏贝尔在全国已有超过8900家线下零售网点,且全部是直营。这一数据,在国内的服装企业中估计也没谁了。

  疯狂的扩张,确实给公司的营收带来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2014年-2016年公司的营收分别为62亿、74.4亿、85.5亿。但2016年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,却从2015年的6.2亿降为5.3亿。

  一年间,公司的线下网点增加了1014家,净利的下降与此也有直接关系。2016年的租金支出从上一年的5.53亿增加到8.34亿。

  一年超过80亿的营收,拉夏贝尔没有一间自有服装厂,将这种低利润劳动密集的环节全部外包。

  大家都知道,服装企业的毛利率普遍较高,拉夏贝尔也不例外,2016年64%的毛利率与同行业平均值相差无几。

  可是,由于全直营的模式,高企的成本,导致该公司的净利率只有8.85%,远低于15.67%的行业均值。

  同样做女装的地素时尚(603587.SH),尽管2016年的营收只有18亿,可5.22亿的净利润与80亿营收规模的拉夏贝尔已相差无几。

  全直营以及网点的扩张,带来更要命的结果是——不断攀升的库存。2015年和2016年,拉夏贝尔的存货已连续两年超过17亿,分别占到公司当期总资产的29.93%和27.18%。

  一位服装行业的业内人士表示,不少国内服装企业都想学ZARA,只要有钱店面扩张容易,但ZARA真正成功的内核是其供应链的响应速度,“这一点,远非一朝一夕可以学会。否则,会学之不会,会反被其害。”

  疯狂扩充,新品牌如何做大?

  拉夏贝尔线下网点扩张的同时,公司品牌也在不断扩充。通过自己开发或对外收购,拉夏贝尔旗下服装品牌已有十余个。

  这些品牌几乎涵盖了女装的各种风格、男装、童装以及电商品牌,如果再加入老年人服装,那么在拉夏贝尔就可以解决一家人一辈子的穿衣问题。

  特别是女装,尽管拉夏贝尔对旗下各品牌有明确的年龄段和风格定位,但有逛街达人表示,事实上,该公司各品牌女装之间并没有太明显差异,甚至会互相直接竞争。

  严格来说,拉夏贝尔线下网点的扩张,正是由于品牌扩充引发的刚需。

  目前该公司的半数以上收入是由LaChapelle和Puella两个老品牌所贡献,而这两个品牌在线下分别有1855个2090个网点,拉夏贝尔表示,这两个品牌的线下门店的增长空间有限。

  多品牌的战略确实看起来美好,可反映在各个子公司的业绩上并不好看,也影响了公司的盈利能力。

  2010年成立的上海乐欧服饰有限公司是拉夏贝尔的控股子公司,负责Candie's女装品牌的研发设计和销售。但2014年-2016年,该公司的营收虽有微增,净利润却从2300万降至-167万。

  无独有偶,2016年广州熙辰服饰有限公司,当年即贡献了超过2000万的净亏损,该公司负责中高端女装品牌Siastellad研发设计和销售。

  2015年成立的上海崇安服饰有限公司,负责设计研发销售男装品牌Marc Ecko,两年亏损超过1200万。US是拉夏贝尔用来直接对标ZARA的品牌,因此被公司寄予厚望,负责运营该品牌的上海优饰2016净亏损达到4800万。

  如果新公司和新品牌需要烧钱培育尚可理解,那么已是公司主力品牌的Puella业绩持续下滑,恐怕是拉夏贝尔需要重视的。

  负责运营Puella的上海微乐近三年的营收尚能保持在12亿左右,但净利润却从2014年的1.58亿骤降至2016年的3500万。

  2016年,拉夏贝尔密集对外投资参股了多家公司,投资的领域涵盖互联网服装品牌、中高端女装品牌,还跨度到了意大利咖啡连锁店。

  但从公布的财务数据来看,截止2016年底,参股的6家公司暂没有一家能称得上成功。

  消费者似乎对拉夏贝尔已产生了审美疲劳,报告期内客户的平均购买次数正不断减少,而平均购买间隔天数正不断拉长。

  此番,拉夏贝尔想登陆A股募资16.4亿,其中超过15亿要用来开店,计划3年内再开3000家线下店,在公司目前的经营形势之下,这笔投资的风险可见一斑。

  今年初,拉夏贝尔耗资数百万参与了时装共享平台多啦衣梦的A+轮融资,把公司的存货拿到平台去共享倒是一步好棋。

版权说明:本站文章由国际内衣网原创或来自合作媒体,转载请看原始出处,内容合作请电:020-85659990
>>更多 评论列表